您的位置:
首页>西部报告
好友营支教报告
发布时间: 2018-01-30 16:16:06.0 来源:《新西部》杂志2018年1月上旬刊 作者:伍景勋

  2017年,好友营支教步入第十一个年头。这一年,无论到哪一个边远乡村,扑面而来的清流都是国家对这些边远薄弱地区教育的支持。近两年,国家已经有乡村教师补助的政策,也能看到政策在一线到位,但似乎各地区省市县还是存在极不均衡的现象。政府对农村地区教育检查频繁,很多乡村校长感觉事太多,忙于应付,无法专注于教学。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检查至少督促了乡村小学的安全卫生建设与完善,一些最基本的教学或管理也在检查的过程中达标,也是好事。  

伍景勋(伍哥)在四川木里做家访时的留影

  好友营支教是一个专注于长期支教的民间组织,旨在通过持续的教育,为偏远山区及留守农村的儿童、家庭和社区带来根本性的改变。

  2017年,好友营支教步入第十一个年头,共派出59位支教老师,服务10个支教点,共1336名学生。(从2006-2017年,合计派出支教老师929人次,服务时数达849600小时,共计14167位山区农村孩子受益),其余项目包括送教到校,同行间相互走访、拜访、交流,足迹遍及湖南、广西、广东、江西、贵州、陕西、甘肃、青海、新疆等多个省份。

  在主支教区,我们依旧是每学期一批次轮换接力式的长期支教。包括在湖南宁远四所I类校点,全部均由支教老师负责;II类校点,本地公办老师为主,配合2-3位志愿老师,包括湖南郴州区2所,贵州盘县区2所,支教老师包班或与当地老师搭班进行主课教学,同时担任班主任;II类校点青海2所,任音体美品德科学等副课,不担任主课与班主任。

  与支教团队或公益团队交流8次,为2个支教同行作绘本阅读培训并作支教交流;实地一线拜访交流包括湖南、广西、甘肃、四川支教区校点。

  送教下乡8次,邀请佛山优秀名校长与名师嘉宾,到边远乡村学校教区作示范课,并针对学校管理、德育建设等方面作交流培训,培训省份包括湖南、贵州、青海、甘肃、陕西与广西。

  支教大环境变化:

  扑面而来的清流——国家引领的大改变

  2017年,无论到哪一个边远乡村,扑面而来的清流是国家对这些边远薄弱地区教育的支持。尤其是在完成对薄弱村小学改造后,教育逐渐实现全面均衡。比如,湖南宁远地区,村小改造全面完成。包括我们正在支教的几所村小,均获得25-40万元的硬件基建投资,村小修建得很好,校舍硬件完全没问题。我们见到的乡村小学,将不再是破旧校舍、借用农居,或是使用祠堂作教室。这些情况,在我们所到过的湖南宁远县、宜章县、吉首市、江西吉安县、贵州盘县、青海共和县、湟中县、陕西紫阳县、甘肃平凉市、武都区、广西隆安县、新疆巴楚县等,看到的是一致的。甚至已经在早几年已经完成了基础建设薄弱的改造。

  在这里也吐个小槽,时常听到有热心朋友想找所破旧校舍捐建,甚至还想自己独立投资、设计、找施工队,我常常感觉是不可思议的事情,在我们这些常年走一线的人中,需要外界捐助单独建设校舍的事情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。也不知道是由于信息的不对称,还是说对公益组织或机构的不信任,抑或是个别媒体报道具有片面性误导了大家。我们只会偶尔听闻某个地方还有几万元,拿去修建一个校门,只因为是专项款,有中央直接审计不得它用。或者是已经大额投入修建好的一所学校,因为人口搬迁自然流失,入学孩子越来越少,没两三年学校便逐渐空置。感觉一百多万的投入,只用来服务十多个学生。两种事实相比,我也不知道哪个会让大家觉得“更不可思议”。

  与此相应同步或渐次进行的,就是乡村教师的年轻化。在这一点上,各个地区的进展则极不均衡了。五年前我常说一个真实的笑话:“某一个150多人的小学,6名教师,当中5名年龄加起来超过300岁”。两年前,这所小学已经脱胎换骨—— 5位高龄教师已经退休4位,中心校新派了一个得力的新校长,换进来3个平均22岁的公办教师(含特岗教师),加上我们2-3位支教教师,实现了全校教师结构的年轻化。更令人欣喜的是,教育教学越来越专业化,全校德育、文体艺术、成绩各方面稳步发展,多次获得全镇统考成绩前五名。最有力的证明,就是镇上或出外就读的学生,都转回来该村上学。

  另一个真实的“笑话”发生在贵州的一个支教点—— 全校共10位教师,校长与我年龄差不多,都是70后,除此外最年轻的教师是51岁,其他几位都是55-58岁。近两年,也没看到年轻化进程的更替。在这所支教点,基本的教学能做好就不错了,3万元一套的班班通电教设备,实话说比很多城市里的小学还先进,但除了支教老师能用上以外,其余都是闲置。这样的情况下,也很难指望这所学校还有其他的发展。

  我们知道,在贵州省,乡镇一级都设有教学督导机构,办公室就在乡中心校。但在某些地方,实际形同虚设。再来点没经证实的消息,也是我们这几年走访时听闻的,有的当地老师关上门把学生留在教室自习,自己去喝酒赴宴打麻将;有的上课体罚学生也罢了,还让孩子下跪,甚至有猥亵学生的情况出现;学生上课不积极,老师强行要求学生课外补习并收取补课费。极个别的“黑点”还是会存在于乡村小学中。

  近两年,国家已经有乡村教师补助的政策,也能看到政策在一线到位。但似乎各地区省市县还是存在极不均衡的现象。两年前我走访贵州北部,特岗教师入职能有工资约3500元,正式职工工资能有4000-5000多元,年终还有绩效奖。湖南、江西、陕西等地区的教师工资水平还可以,新疆、青海或四川某些高原或少数民族地区甚至更高一些。但同样等级的内地省市,相距不过30公里的地区因为财政不到位,公办老师月工资还是只能拿到2000-3000元左右。这样,能留着当教师的,肯定不多,就算留,也不会积极。

  近两年来,政府对农村地区教育检查很多。先是检查基础建设薄弱改造工程,然后是检查教育均衡,再加上平时的常规检查,很多乡村校长感觉事太多,忙于应付检查,无法专注于教学。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检查至少督促了乡村小学的安全卫生建设与完善,一些最基本的教学或管理也在检查的过程中达标,也是好事。

  我们时常跑这些乡村基层学校,实话说,见到的陋习真的很多,包括教学上的,教师态度上的,学校管理上的等等。其他的不说,就说学校的厕所,有几个干净的?有朋友咨询我,佛山对口扶贫凉山,凉山提出要15万元修建一个厕所,说原来的很脏。我建议说,捐前要有一个协议,有一套关于厕所良好的管理制度,否则只是投15万元,再帮那儿捐建一个“新的脏厕所”而已。

  与之相对应的,还有澡堂与食堂。无论哪个来源都一样,重点还是看督导与管理。

  补充一下,真心想为贵州打个广告。这几年贵州各方面都做得相当出色,教育只是其中一项。也难怪连续几年贵州的GDP增速全国前三。因为贵州基层的教育做得相当出色,比如校舍硬件修建,边远乡村的村村通公路,真的是结结实实的,不像有些地方偷工减料。而且乡村教师工资提高,很多边远小学或教学点5-7个班级,都会配备到班级数1-2位老师,平均年龄也是30岁以内(有些还是男教师居多),他们从特岗开始能收入3000多元。学校村子直接通水泥路,当地老师通常一两年就买个6-8万元的小轿车,周末回家出外什么的,都方便。相对也能比较稳定。当地的教育管理督导也到位,从学校德育与教学展示、班级管理、学校卫生尤其是厕所能看得出来。

  说了这么多,其实我最想表达的就是:民间传统的“填坑式”支教,发展空间越来越小了!

  主支教区、走访交流区与送教区

  1、四川木里区

  木里区是我们支教做得最久的主支教区,自2007年开展到2014年春结束,合计派出支教老师680多人次,主要为两个乡800多名孩子,带来八年持续高质量的基础教育。

  2007年,是凉山木里地区取消代课老师、撤并校的时候。撤了学校的村子,离乡中心校四小时的山路,加上当时村民教育意识普遍薄弱,经济收入低,孩子到中心校不仅减少有效劳动力还要贴伙食费,因此当时存在大量的辍学儿童。而我们当时进入任意一个稍远一点的村子(距离县城20分钟以外),会发现整个村子基本都是文盲,有小学三年级教育水平的村民,不足十分之一。

  当时我们的想法非常简单,就是扎扎实实做教育,使整个村子的孩子完成小学学业。

  八年的时间,我们基本目标达到了,甚至超标!

  虽然好友营支教已经在2014年停止凉山木里区的活动,但却一直保持着对学生情况的了解和跟进。白碉乡有5600多人口,当年适龄学生有1000多名,其中有600多位是在我们旗下支教学校受教育长大的,现在继续在初中、高中、中专、大专甚至大学就读的学生,仍有200多名。其他600多名学生,90%完成小学学业。作为比较早毕业已经学业有成有工作的,李井,小英与世明是几个突出的代表。

  李井是成都西南民族大学毕业,就职于四川一间旅游绿色产品公司,把家乡的经济作物销出,公司收购加工。组织发动村民获取种植与采摘费。2017年,我见到李井,他很高兴地告诉我,有的村民仅这项收入就2000多元,超几年前整户一年的收入。

  另一位学生小英,到佛山就读职中毕业后,为一家加盟公司打工,已经升为店长,月收入6000元,成为家里重要的经济支柱,不仅支持父母看病的费用,家里建新房子的费用,还支持两个弟弟完成初中到大学的学业。

  李世明在德阳中专毕业后,回家当了村长,配合李井一起带领村民努力改造家乡。

  在他们背后,还有一大群情况相似的同乡。与那种“未读初中,就去打工”,出外只赚3000元,回家还要借钱的“前辈”相比,他们已经能有效地赚钱养家,成为重要支柱。更难能可贵的是,他们会给他们的弟弟妹妹们树立一个好的榜样。

  顺便也说一下,凉山作为全国贫穷的代表,也被时常“炒”上热点,引发社会关注。在木里地区,我们这几年减少了资助的发放,因为不时有机构与我们抢一对一资助学生的名额。其实,国家对贫困学生的补助也不少了,至少有2000元每学年。资助只给钱,不注重方式技巧,很容易让个别学生变本加厉,手越伸越长,越摊越大。

  2、湖南留守地区

  近三年,湖南成了我们重要的支教区,也是我们尝试“小而美”乡村学校建设的地方。我们在湖南有两个支教区—— 永州市和郴州市。永州市宁远县的教学点包括:眼头小学、白兔小学、沈家小学与梅木塘小学。在这些支教点,孩子人数有20-60多名,开设一至三或一至四年级,全部都是我们支教教师在管理与运作,一所学校派驻3-6位支教教师。郴州市有两所,我们称之为II类学校,就是本地有几位公办教师,我们加以2-3位支教教师配合。

  学校办得好或不好,家长最有发言权—— 今年做得好,家长信任,过来的学生就多,反之就少。最近几年我们支教的地方,虽然很多打工者都将孩子带进城里读书,但我们支教的村小孩子人数却比较稳定,甚至略有回升。而周边5公里范围的其他教学点(非好友营支教校点),只开设了一二年级,包括娃娃班一共只有20多孩子,有些甚至不足10个。

  在我们看来,相对于乡中心校,开设这些村小学教学点确实是很有必要的。虽然这些教学点离乡中心校大概2-6公里不等,从村小走二十分钟大路边就有校车接送,但其在有些方面的优越性还是超过乡中心校的。首先村里都是留守儿童,基本只有爷爷奶奶在,难以接送孩子并保证路途安全;其次是中心校都是大班教学,50-70人不等。而支教村小学只有10-30人,孩子可以得到有效关爱;三是中心校寄宿条件一般,孩子太小也不适合住校。村小学就在村子里,孩子成长比较有安全感;最后一条最重要,那就是我们村小学这几年成绩稳定,考试科目都能比同类学校平均分高15分左右;非考试科目比如美术音乐体育科学阅读等,均开设完整。孩子接受到均衡良好的教育。

  也提一下好友营支教的培训。我们从网上全国招募能至少支教半年的志愿者,经过简单有效又严谨的筛选后,在开学前集中到佛山市,进行八天团建与教学培训。教学培训是直接进驻佛山有名的小学里,直接跟着学校老师,学习学校管理、老师如何管班级、如何有效上课。这些名小学也已经数年持续多轮次派老师到我们支教点进行督导、上示范课,及时培训指导一线老师。

  我们做的其实都是些平淡无奇的事情,但教育本来就是踏踏实实做好基本的事情,为孩子打好基础,这样的平淡无奇已经足够。未来我们将在这些基本的事情上继续提升,把支教做得更踏实、更接地气、更专业!

  3、青海藏区

  在青海藏区的支教需要面对两方面的挑战。一方面,这里海拔在2600-3200米,要求志愿者的身体健康状态至少要良好偏上;另一方面,汉语对藏区孩子来说就像外语,要求志愿者老师教学与管班能力要更强。在这里,你会发现五年级的孩子,汉字还没掌握超过1000字,时常有字是不会写的,字串在一起的词语理解甚至是阅题,对于他们都是一个头痛的问题。其他副课方面,—些藏族孩子倒是能舞爱唱歌,性格开朗活泼,但有时学校更多是完成上级教育部门要求的任务,有些学校还存在老师挪用副课课时上主课的现象。

  在青海盘道小学,我们连续三年都安排了支教老师任学校副课教师,包括美术、科学、思品等。效果是非常明显的,保障了全校所有班级都能高质量地完成各个副课,每一个班都有相当良好的美术画作品呈现出来。

  另外,这几年,我们也是与学校管理层一起经历了“缺教师—— 来一大拨实习教师—— 又缺教师—— 又有大拨新教师到来”的过山车式起伏。但我们发现,学校最需要的,还是管理水平培训,当中最需要培训的,是校长与两名或数名骨干副校长或主任。否则的话,基层校长就如同消防员,见火灭火到处扑。在学校最容易体现管理水平的,就是食堂的纪律安排,还有就是厕所的打扫清洁。学校有新的干净厕所,却锁着不用;学校有水管,却是破的,干脆关了总闸不使用。校长在,全校忙碌,校长不在,全校放羊。这些不正常的现象,都应通过提高校长们的管理水平来改变。

  4、南疆地区

  能在南疆支教,我们是很自豪的,也有很强的荣誉感。好友营作为极少数的几家机构之一,能够深入全国很多边远地区支教,包括南疆。由于信息不对称,很多人以为南疆比较乱,但是,我们在那里仍然行走自如,因为我们感觉是,这里的群众是纯朴的,社会秩序也是安全的。

  这两年,我们组织过两次送教交流与示范课,那边也有政府组织的援疆计划。在这里,我们要非常郑重地向他们致敬——这些援疆干部与老师,他们更了不起!

  对于我们在新疆的工作,我觉得更多意义是交流,鼓励,促进相互了解。在此期间,我们组织了三次夏令营与回访交流,把孩子带到沿海,涨见识,开眼界,更重要的是让他们以及他们背后成千上万的同学、朋友以及家人了解内地。

  5、走访交流区

  2017年,我们也多次组织邀请佛山优秀校长与名师走访多个支教区;好友营也难得有数次出外与其他优秀支教同行交流的机会。这些走访地区,还包括我们自己的支教区,可以说是全国基层乡村小学,有非常强的代表性与地区广泛性。

  在拜访学习其他支教区学校时,我们会比较关注一些实际的细节,比如学生的书写是否认真、整洁,基本的计算与表达是否过关。我们观察到的也比较参差不齐,有些做得很好,而有些则是差强人意。

  还有个别我们看来不可思议的是,志愿者老师都不敢开设作业写作的指导(高年级的语文老师);还有个别公办老师禁止学生看课外书,因为觉得学生课外阅读分散了精力,不如多一些时间来抓语文与数学的成绩应考。

  绘本阅读推广与足球体育送教

  好友营支教在四川木里县药铺小学给孩子上课的情景

  在我们自己的支教学校,都全面开展了体育与阅读。在送教或交流合作的学校,我们都有推广足球与阅读。

  其实大家都知道阅读与体育对孩子终身成长的重要性,但做不做,如何做,又是另一回事。庆幸的是,当国家领导人喜爱与提倡足球进校园的时候,全国都能动起来,边远的学校也开始组建校足球队,让尘封已久的体育器材室打开,让孩子玩足球,让孩子跑起来。

  我们去的学校,都欢迎我们给他们上足球课,给他们派体育尤其是足球教师。这期间,我们做起来,就事半功倍。当然,我们也看到,基层学校严重缺乏体育教师尤其是再专业细分的足球教师。找一个稍喜欢足球或体育的教师过来,也就是应付一下。

  所以,热爱与兴趣真的很重要。体育一样,阅读也一样。

  先说阅读课。上过山区农村学校课的志愿者,尤其会头痛学生们的基础:字不会读,不会认;会认不会读,会读不会写;单字会,串一起就不理解。说到底,就是基础差识字量太少,阅读量太低,对阅读理解与写作造成影响。

  提高孩子的阅读能力,不仅仅是送一堆书这么简单,关键还是培养他们的阅读兴趣,教给他们的阅读方式与技巧。还要影响教师,让老师也喜欢上阅读,喜欢教孩子上阅读课。这几年,我们总能发现一些老师还是会把图书锁起来,取消阅读课,称“阅读浪费时间”。这样的例子就算在城市的小学也时不时会看到。

  我们之所以推广绘本课,是因为特别有趣,会让孩子们兴奋起来,记忆深刻。上完课过一年再去,仍会有很多学生记得“伍哥老师”,伍哥老师给他们讲过《鳄鱼哥尼流》《小猪变形记》,还有《咕噜牛》。上了几次绘本课后,我发现对孩子的表达与写作特别有帮助。这些情况,无论在山区还是发达城市,都是一样。所以我们也在致力推广绘本,多给团队或学校培训,让大家一起努力推广绘本阅读。

  任何事,只要喜欢了,就会有兴趣。有个好的开始,就能慢慢喜欢阅读。当然,绘本是图形思维,需要阅图能力,要适当对老师进行指导与示范。但孩子不需用太多,因为孩子是天生的阅图高手。

  另外,通过绘本来训练孩子的表达能力,进而提高写作能力,也是非常好的。孩子表达与写作就怕是无内容,不知道要说些什么,要写些什么,绘本能给孩子提供很好的素材。有了料,就能出产品。

  而且,绘本传达的道理深入浅出,孩子易于接受,容易听明白,在诸如品德教育、生命教育,包括自我保护、性教育、情绪管理、行为习惯培育等方面,都是很好的示范教材。

  我们还会尝试把绘本结合思维导图,在美术课上推广,还有英语绘本、科学绘本等。后者叫做“学科整合”,这在发达城市的重点小学已经出现,不过思维导图几乎只有在课外收费辅导班才可能有。但对于乡村孩子,这应该不算是高精尖的事情。我觉得,边远与留守乡村的孩子,一样可以接受与发达城市重点小学同等的优质教育。而且这些阅读习惯与思维能力,是受益终身的。

  但有一个前提,我们得专业地把每一件好事做对!

  2017,我们很努力。2018,好友营支教会越来越好!

  作者简介:

  伍景勋 网名“伍哥”,公益组织好友营支教创始人

  怀大爱心·做小事情丨好友营支教网www.hyy1996.org


(责任编辑 王顺利)



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12377
手机举报APP下载
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29-85589610
新西部网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029-85260304
新西部杂志社版权所有 备案号:陕ICP备10202152号 技术支持:锦华科技